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儿童是什么 _育儿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9-12 08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儿童是人,但不是“小大人”

现代意义上的对人的发现,始于西方的文艺复兴运动。文艺复兴运动唱颂自然和人的天性,因而自然主义和人本主义得以不断高涨。它的进一步发展,促使人从对外部神灵的崇拜转变到对自身神圣性的发现,在一定意义上推翻了宗教对人的压迫与奴役,从而导致宗教改革运动的出现。在此基础上,人又发现了自身理性的力量,从而追求政治自由,这便是启蒙运动。启蒙运动倡导,人应当依靠自己的理性而自主自决,因而催生了法国大革命。然而,启蒙运动中的一员大将卢梭不满理性的独大,而主张亦应给予人的感性、诗性以地位,从而成为浪漫主义的先驱。卢梭对儿童的发现,属于浪漫主义运动的重要成就,于是从文艺复兴运动开始的对人的发现,终于在对儿童的发现中实现了新的突破,人的发现在儿童的发现那里得以初步完成。

儿童是什么?这一问题有太多晦暗不明之处,因而在对它的探索过程中,笔者不得不借用了象征、隐喻等修辞手法,尤其是对现有概念的外延(例如,哲学、哲学家,艺术、艺术家等)做了一些延展。笔者相信,随着世界范围内童年哲学研究的深入,对儿童、对人、对社会的认识和观念会产生“变动”,相应地,哲学人文社会科学中某些基础性概念会出现微妙的变革。

因此,“儿童是什么”是教育学乃至人文社会学科的头等问题。笔者长期从事儿童观研究,不断地拷问自己:儿童是什么?从辩证法角度看,儿童具有多维面相。本文尝试用12条陈述句对儿童的多维面相做些描绘,从而对“儿童是什么”这一长期追寻的问题做一阶段性小结。

儿童是人,这句话看似平凡,却意味深长。这涉及“人是什么”,涉及历史上“对人的发现”。

现代形态的教育学是以儿童为起点为目的为本位的。例如,杜威将卢梭的教育概念概括为“教育即(儿童的)自然发展”,他自己则提出“教育即(儿童的)生长”;裴斯泰洛齐主张“教育心理学化”,而杜威则认为学科的知识逻辑应当符合儿童的心理逻辑;等等。由此可知,现代教育学是追随儿童的教育学,是以儿童研究为前提、为基础的教育学;现代教育学一刻也离不开儿童研究。

儿童研究的重要性不止于教育学科,期期必中一肖彩。老子“复归于婴儿”、孟子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”,以及华兹华斯“儿童是成人之父”等主张,意味着不只是人生应当是儿童本位的,社会建设、文化建设也应当以儿童为本位。